當前位置:主頁 >> 環保新聞

罕見哥雷軍和他的小米香港秀

2020-06-12 20:47:45| 來源:| 編輯:| 點擊:0次

“罕見哥”雷軍和他的小米香港秀

如今,雷軍的小米很有可能將成爲第一家享受馬雲奔走“成果”的企業,而在不久的將來,馬雲自己的螞蟻金服也很可能成爲另一家以同股不同權形式赴港IPO的公司。

星期六中午,一身休閑打扮的馬雲從香港四季酒店匆匆走出,在他身後是一名一身西裝革履的保镖。與以往其他富豪滯留不同,馬雲是特地趕來參加下周一支付寶的活動。

15分鍾前,雷軍剛剛在同一地點結束了小米IPO發售全球發布會。而再過十五天,雷軍即將在這裏實現四年前馬雲未實現過的夢想——以“創新”的同股不同權的方式在香港上市。

2013年,馬雲竭力推動阿裏以不同股不同權的形式在香港上市,引發香港軒然大波,最終阿裏轉赴美國上市。如今回望,那一年成了改變香港上市制度重要的一年。

馬雲當時公開表示,希望阿裏巴巴赴香港上市,但條件是需采納合夥人制,即同股不同權架構的一種。消息一出,香港市場反對聲此起彼伏。他們認爲,相較于美國成熟的集體訴訟制度,現階段的香港並沒有完備的措施,以保證投資人的權益。

爲了爭取阿裏巴巴赴港上市,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左右遊走,強調香港需抓住阿裏巴巴這個電商巨無霸帶來的機遇,以免被時代抛棄。然而,最終在市場強烈的反對聲中,李小加和馬雲的聲嘶力竭化爲泡影。阿裏巴巴最終選擇赴美上市。當日後被媒體問及爲何選擇美國時,馬雲抛下一句“我們被香港拒絕”。

如今,雷軍的小米很有可能將成爲第一家享受馬雲奔走“成果”的企業,而在不久的將來,馬雲自己的螞蟻金服也很可能成爲另一家以同股不同權形式赴港IPO的公司。

不按慣例的香港首秀

6月23日早上8點半開始,四季酒店變得異常熱鬧,背著雙肩包的媒體們陸續走了進來,等待一個半小時後開始的發布會。

按照以往企業在香港上市的慣例,如果周一開始公開招股,絕大多數企業都會選擇在周日舉辦IPO發售發布會,配合第二天招股進程。還有少數企業會選擇在工作日舉辦,但像小米這樣在周六舉辦確實少見。

一位負責跟蹤小米日常的同行甚至打趣說,雷軍不會是要趕著周日回去寫PPT吧?因爲小米下周一又要馬不停蹄地發布小米平板。

連雷軍在會開始時也表示:“這個發布會周末開,還是挺驚訝的,謝謝大家。”

小米IPO發布會定于10點開始,早前小米的外部公關公司發出的邀請函寫明,媒體需要在9點半之前到達,並完成登記,需提前半小時到場,在香港的會中,也屬少見。他們或許是預期會現場將非常火爆。

位于香港四季酒店二樓的會議廳內,300個座位整齊排開,供媒體、小米工作人員以及上市相關工作人員就坐。10點發布會開始後,現場大約仍有三分之一的空位,並未出現異常火爆的局面。

“早晨悼念遇難者。9日!香港!”會議廳前方的大屏幕上,循環播放著以這句話開頭的小米官方宣傳視頻。

雖然雷軍並未像5年前的馬雲,高調宣布加入香港優才計劃,成爲香港永久居民,在香港置業,以博取香港人民的信任,但無論這句廣東話的早上好——“早晨”,以及早前小米與李嘉誠的長和集團達成戰略合作夥伴關系,也均是小米爲了拉近與香港的距離做出的努力。

10點剛過,宣傳視頻聲音停下,負責小米上市的牽頭行之一高盛的工作人員做了簡短介紹之後,小米的管理層正式登場,管理層包括創始人兼CEO雷軍、聯合創始人兼總裁林斌、聯合創始人黎萬強、洪峰、劉德、王川以及首席財務官周受資。

這是小米管理層們在香港的公開首秀。今年4月,另外兩位聯合創始人周光平和黃江吉從小米辭職,他們二人並未出現在香港的活動現場。

雷軍化身“罕見哥”

在雷軍的演講中,有將近一半的內容都在講小米的産品,以至于讓人有種來到了小米新品發布會現場的錯覺。

從被三家藝術博物館收藏的全面屏小米MIX到後蓋完全透明的小米8透明探索版,從平衡車到掃地機器人,從小米手環到空氣淨化器,雷軍都如數家珍。

雷軍花大篇幅對小米的産品進行講解,主要在于香港人對小米不夠了解。因爲小米在香港市場的熱度並不高,其在香港的知名度遠不如中國大陸,甚至還不如印度、印尼等市場。

兩天前,小米已在香港舉辦了投資者路演活動,雷軍頻頻爆出他“發明”的小米概念詞:“小米全球獨一無二”、“小米應該是騰訊乘蘋果的估值”、“小米是新物種”……惹得現場投資人大笑不止。

這次發布會,雷軍又頻繁用新詞來概括小米。雖然資本市場對小米IPO的估值充滿爭議,但在雷軍看來,小米從商業模式,到粉絲數量,在全球都獨一無二,他在現場更是多次用了“罕見”來贊美他一手創辦的小米:

“經過內部的補課,包括國際化的擴張、新零售的擴張,經過兩年的夯實基礎,小米走出了低谷,重新開始迎來新一波的成長。這在全球的行業是極爲罕見的,因爲沒有任何一家的大公司下滑以後能夠成功的走出低谷,這也說明小米有超強的競爭力。”

“經過跟我們的投資者反複的溝通,大家認爲在小米身上有一件事情是獨一無二的,小米是全球罕見的既能做硬件,也能做電商,也能做互聯的全能型的企業。這種企業在今天的市場上非常罕見。”

此後,雷軍在介紹小米的國際化戰略時舉例,1年前小米進入歐洲市場,而歐洲市場增長遠超想象,進入歐洲1年間,銷量增長10倍,目前排在歐洲市場第四名,1個月前小米在法國開辦了第一家授權店。

他在現場的大屏幕上展示了授權店開業當天的拍攝的照片,冒雨前來的顧客,打著傘在店外排起長龍。雷軍對著大屏幕上的照片不禁感慨,沒想到在小米在歐洲還有這麽多“米粉”。

他進而抛出了一個反問句。“小米做感動人心、價格厚道的産品,全球有哪個産品有這麽多粉絲支持?有這麽多粉絲支持也是全球罕見的。”

雷軍的“罕見風”也感染了小米首席財務官周受資和小米總裁林斌:

周受資在回答提問時說:“您不用想小米是一家硬件公司,還是互聯公司,還是電商公司,我們是市場上罕見的既能做硬件,也能做互聯,也能做電商的公司,這種公司基本不存在,所以我們應該是有自己特色的公司。”

在談論小米的創新能力時,林斌稱,小米目前已經申請2.3萬件專利,7000件獲批,小米創業短短8年間的創新能力,全球罕見。

夢碎CDR

小米的“野心”並未止于成爲香港同股不同權第一股“唯有如此。這家成立僅8年的智能設備公司,還希望成爲第一家在內地發行CDR的獨角獸公司。

根據此前小米的招股書披露,小米將在內地發行CDR,同步在香港上市。而小米最初預計的上市節奏大概是,先在內地CDR上市,一兩天後再前往香港上市。

對于這樣的計劃,資本市場普遍認爲,雷軍的運氣太好了,因爲通常來講同樣量級的企業,在A股IPO的市值普遍要高于美股和港股,一旦小米先在A股IPO,有一個比較高的市值,就有助于其後續在港股的IPO。

但這個計劃,在中國農曆端午節期間落空了。就在CDR上會前夜,資本市場關于小米估值的定價還仍是分歧焦點。有人覺得700億美元或800億美元是可以接受的,但同時又不少投行人士認爲小米的估值甚至不應該高于400億美元,後者顯然是雷軍和小米其他股東所不能接受的。

6月19日早間,小米發布公告稱,“公司經過反複慎重研究,決定分步實施在香港和境內的上市計劃,即先在香港上市之後,再擇機通過發行CDR的方式在境內上市”。

由于CDR被延後,要先在香港上市的小米就面臨著巨大的估值壓力。爲了說服投資者接接受小米的高估值,雷軍和小米管理層最近幾個月采取了一系列措施,如在今年4月小米武漢發布會時雷軍就宣布小米硬件綜合利潤率低于5%,以告訴外界小米不靠硬件賺錢是一家互聯公司。

但即便如此,資本市場最終也只能接受小米550億美元至700億美元的定價區間,低于小米此前的預期。

在這次發布會上,小米推遲發行CDR的話題,被全球媒體追問了3次,但小米管理層顯得並不願直面這個問題。

在第一次被問及推遲發行CDR時,雷軍讓小米首席財務官周受資作答。周受資稱,CDR是中國資本市場的創新,小米榮幸成爲首批試點企業之一,這是中國監管對小米的支持,過去幾個月,小米做了很多工作,來確保CDR發行成功,所以決定先在香港上市,然後再發行CDR,這得到了證監會的認可和支持。

但這樣的回答顯得太官方,並不能讓人滿意。

幾分鍾後,現場第二次問到了CDR,又被周受資一筆帶過。于是輪到路透社提問時又問到了CDR。現場主持人忙著打斷說,這個問題周受資剛才已經非常好的回答過了。但是們並不認可。

被多次追問之下,周受資終于對小米CDR的預期發行時間進行了回應,稱目前沒有相關計劃,他還否認了小米和中國證監會在此事上存在分歧。

過去幾周,小米CDR發行從被中國證監會特事特辦、閃電過會,預期可以獲得一個高估值,到不確定性太多不得不暫緩,不得不接受先在香港上市的唯一選擇。回看整個過程,可以說現實與理想的落差極大。

發布會結束後,雷軍攜一衆小米高管步出四季酒店,中午的香港下起了小雨,天色顯得有些灰暗。

小孩積食用什麽藥好
臨滄白癜風好的醫院
心絞痛總是心慌吃通心絡好嗎
友情鏈接: